黑龙江大学  
第721期: 第04版:第04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
从汕头到哈尔滨少年的梦在这里闪光

   期次:第721期   

我的故乡远在广东汕头。那里的树四季常青,冬天永远是温暖的,哪怕是秋高之时,也不过是换了一种热浪的夏日。在那里,只要站在一方小小的山丘上,就可以望见朦胧的海雾。

站在此地,松花江是我眼前所见最辽阔的水;最炙热的天气,也不过是夏日淡淡的浅阳罢了;这里的秋天满街黄;这里的冬天雪满山;这些都是我未曾见过未曾经历过的人生,我即将展开崭新的旅程。

我们那里的人,虽说做事总带有一股冲劲,但素来保守,不喜欢离开家乡。鲜有出省的,也不过是在江浙一带徘徊,把志愿填在黄河地区就已经足够传遍邻里了。因此,当我的键盘敲响“黑龙江大学”的最后一个字,高考志愿最终一锤敲定时,亲戚陆陆续续打电话过来询问,他们对我的选择都纷纷表示诧异。数日之后,四里皆知。在得知自己最终大学去向的那几个星期,很少人再与我亲切打闲招呼,而是

与我一见面就向我问好,“哎呀,听说你要去哈尔滨那边读书了呀”,这真是让我受宠若惊。

当然了,那时候录取结果还未出来,但我去北方读书这件事情已然成为现实,因为我所填报的学校,以哈尔滨为最北的终点,自北向南,最南的高校也只是中部地区的武汉。去北方上大学,这大概就是当时我心中的执念。

“ 你,为什么执着于北方呢?”“因为想去看雪呗。”

我嫌解释起来太麻烦了,便把这句话作推搪用。但也没错,雪的确在我心中占据了不少的幻想,但绝非全部。杰克 ? 伦敦曾经写过一个故事,一个贫穷的小男孩最大的渴望便是吃到浮岛,有一天他发现桌子上放了一盘陌生的食物,真正亲尝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味,经他妈妈提醒才察觉原来这就是他所梦寐以求的浮岛。我深知,美好存在于未知的想象当中,只是单纯的好奇,我才对雪抱有几分好感和渴求。

小时候,北方在我的眼里是梦幻而又遥远的。在一个大雪纷飞的雪夜里,街道是寂静的,明月皎洁如花,白色的雪闪着晶莹的光芒,天空中飞旋着细碎的雪花,厚厚的窗玻璃上满是冰的痕迹,一抹火光透出来,照亮了几片雪花。屋内,在一个低矮的火炕上,几个人围坐着,低声细语。窗外,是微笑着的雪人。

北方在我的心中是美好的。尽管长大后,随着视野的开阔,我渐渐明白了,伊甸园只存在于人的想象和童年里,但是我依旧对北方抱有好奇心。更为重要的是,我坚信一个人倘若要成长,必定是行过万里路,见过百般星辰的。

2019 年 9 月 1 日我初来哈尔滨,陌生的城市里我早早醒来,凌晨四点,朝阳已经浸染了红色的天界线。我推开窗户,呼啸的轰鸣声扑面而来,红色的飞机正划着一道优美的弧线升向天空,也似我的梦在呼啸着飞翔。那时,星辰还未褪去,天空如同一面薄纱,抹不去繁星的痕迹。天气有些冷,不同于温暖的广东,我不禁裹紧了衣物。我的心里想着,这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,一种完全新鲜的生活。

写,为了那缭绕于人的种种告别,我面前是无限延展开的、未曾体验的崭新人生,我准备好了。


政府管理学院 林舜忠

版权所有:黑龙江大学 Copyright 2006~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备12019430号-6
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